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李斯特爱之梦

2019年04月17日 15:24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钱: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面,除了中学语文教育民族化、本土化、科学化之外,它还有一个个性化。这可能又是我的一个浪漫主义的设想:每一个语文老师,应该在语文教学课上打上自己的烙印。记得在中学的时候,教我们的几位语文老师都是有个性的,因为那是一所重点中学,有一流的语文老师,老师的个人修养都各有特点,对各个班级的学生就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比如说我们有个老师,特别喜欢语法,可以称得上是语法专家,我是他那班的学生,我们的语法知识就比别班同学要强。另外一个班的老师特别喜欢古典文学,他教出来的学生就多少有点古典味。实际上好的语文老师,总会在自己的教学中打上个人的烙印。我也非常同意你所说的“求实”、“去蔽”、“创新”,这里的关键是“去蔽”。这个“去蔽”,我想做两个层面的解说。一个层面,是根本性的教育目的的“去蔽”,就是我们的教育怎么样能让学生直面自我的心灵,直面自我的生命,真正做到“立人”。而我们现在很多东西,是忽略、遮蔽了“人”,使学生不能直面自己的心灵。教育的本质是提升人的生命,把人的内在的一些美好的东西,把学生内在的生命美好的情思发掘出来,提升起来,就是善于直面自我、直面自己的生命,要“去蔽”,就是要去把人培养成驯服工具的教育理念与体制之蔽。另外一个呢,具体到我们语文教育,具体到过去或者当下弊病来说,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直面文本,直面文本语言,而且,只有直面文本才能直面生命,直面自我,而我们现在很大的一个问题是,文本被遮蔽了。我们批评过去的应试教育有很多问题,实际上就是你说的,“知识一大堆,文本不着边”,这是一种遮蔽。而我们现在有另一种形态的遮蔽,我们有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形式主义的东西,说难听点,就是各种各样的“表演”。恰好这种“表演”使学生不能直面文本。昨天晚上聊天时,听说现在很多学生,你一篇文章讲完了,他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遍,我吓了一大跳。如果学生不阅读文本,不把文本读通,这个老师恐怕是基本失职。怎么样直面文本?“去蔽”!让学生直面文本。而文本的核心在我看来是语言,就是怎么样直面文本,直面语言。我们当然可以具体讨论,是哪些东西具体妨碍到我们不能去直面这个文本,直面这个语言。所以,我理解的所谓“去蔽”,就是为了直面文本,直面语言,直面人的心灵,直面人的生命。

    近年来,教师阅读,或者说教师不读书现象已悄然成为教育界及相关媒体争论的焦点。吴非在《课改需要爱读书的老师》一文中尖锐地指出:“中国不缺想做官的教师,缺的是爱读书的教师;中国不缺搞应试的教师,缺的是有思想的教师。学校能否成为名校,能否为民族培养合格人才,除了正确的教育方针以外,教师的素养是决定因素。”而阅读作为提升教师素养、丰富教师精神世界的必然渠道,却被许多教师日益疏离了。这是功利性价值观直接导致的。

    教育政绩观对教育事业发展起到鲜明的导向作用。错误的教育政绩观导致了错误的办学行为和教育行为。在这些错误的教育政绩观的背后,当然不排斥有些地方政府和领导出于功利或私利的考虑,对素质教育的要求阳奉阴违,但是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各级政府在推进素质教育过程中,对以人为本的教育发展观缺乏正确的理解,存在一些认识上的误区,主要包括:

    高一提前“隐形分科”

    徐江:我们的教材有没有问题?教材当然有问题了!教材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形成阶梯性的语文系统。可以结合你当学生时候的经历,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语文教材有什么区别?一组现代文,一组文言文,一组诗歌,一组小话剧、评论之类的,总而言之,都是这么几个单元拼成一本书,下册还是这么几个单元拼成一本书。为什么这个单元和那个单元放在一起而不跟别的放在一起?它没有一个内在的逻辑关系!知识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成系统!知识如果不成系统,它就没有任何用处嘛!石头一定要按系统排列起来,才能盖成房子,成为建筑材料,如果没有系统没有规矩,它不就是一堆石头堆在那儿了吗?按照规矩摆放它就结实,没有规矩它就没有力量,没有规矩它不就是松散的一堆吗?所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它对孩子能力的形成就起不到作用。所以我们的教材也是成问题的,高一跟高二、高三没有形成阶梯性的知识系统。所以我们的孩子们都说三个月不上语文课没关系嘛,不就少读几篇课文嘛!他们不觉得有什么缺失。

    第一是他的理解能力,他能不能听懂我讲的话,当然我讲的话一定是能听懂的;第二是记忆力,我讲的过程可能就是三五分钟,但是他能够记清楚我的细节;第三是想象力和表达力,因为他要复述,他要用自己的话说。这就可能看到学生综合素质,不是他知识有多少,而是他本人有没有能力去创造知识。

    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张人利欣赏该校语文教师黄小燕的做法。她不要求学生多写作文,理由是“如果老师来不及仔细批改,你们写得再多也是一个水平上的重复”。起初,家长觉得老师在偷懒。三个月以后,所有的质疑都消失了。原来,黄老师对每篇作文的评语字数往往比学生写作文的字数还多,不但是指导,还是情感的交流。今年,这个班级毕业了,中考语文成绩最高达136分。

    网友感叹,我当年也没有写出这么好的作文!

    要引领学生成为精神上的人,教师自己首先要成为真正精神上的人。我带过一个特殊的班,那是1987年南京大学强化部从6个省招来的“少年预备班”,委托我们完成高中教学。37个孩子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有人私下开玩笑,喊我“村长”。作为班主任,不但管教学,还要当父母。我只说一件事:有些孩子不愿意让农村来的父母到办公室见我,于是我告诉他们:和你们的爸爸妈妈一样,我也当过农民。在那些年月里,我的脸比他们还要黑,我的手和他们一样粗糙……因为你们是劳动者的儿女,所以必须把头昂起来!也许是那一段时间严格的教育,他们现在都很有成就。

    正因为有了上述的意见,所以有了丙网友说的“不取消录取资格,就是对1000多万考生的侮辱,对制度的,对法律的践踏。同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开除公职,想想看,一个没有权利的家庭是无法做到这样的事情,只有所谓的这些所谓的公仆才有这样的能力办的到。把老百姓当成自己的对立面的人。这样的惩罚太轻了。”的话,那也不奇怪,因为网友已经无法再信任高考舞弊的官员,哪怕是一点点的信任,都不得不让人想起吉林松原集体高考舞弊的那丑陋的一幕,只能说官员利用权力在高考里舞弊,真的彻底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建议1.一年级下册第31课《地球爷爷的手》,把地球引力比喻为爷爷的手,会限制孩子的想象力。

    至于为什么要学习,自古以来有各种各样的回答。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为信仰而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是为功利而读书;葛洪“夫周公上圣,而日读百篇;仲尼天纵,而韦编三绝;墨翟大贤,载文盈车;仲舒命世,不窥园门”,是为学问而读书;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辄欣然忘食”,是为修养而读书。

    采访中,一位初中校长直言,“领导负的责任大,压力大,总不可能拿得比普通老师少吧,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他认为,如果不当班主任,也没有任何职务,普通老师将在此次改革中确实将“降薪”。

    所以这种改革就是瞎折腾,并且不顾学生未来盲目进行高考实验。据我所知,江苏零八新高考改革反对声音不断,但是江苏教育主管部门充耳不闻、置之不理,直接就把新高考改革推动下去。这种关系到家家户户的事情,既然就几个专家、领导挥挥手就决定了。这算是负责任吗?同样的还有其他几个课改区,他们的高考方案听取了多少社会意见,又到底体现了多少所谓的人性化?

    校长回应——

    中国教师报:听说您的课后作业是用“300字作文”取代了课后练习,请您具体介绍一下。

    接二连三的顶替事件,以及不断被曝光的窝案,使大家有一个发泄口。首先是井喷式的质疑与批判,随后一连串的揭开。使人不禁感叹,洞有多深,能耐有多大?

    什么是分级阅读?简单地说就是“什么年龄段的孩子读什么书。”具体地说,分级阅读是从少年儿童的年龄(身心)特征、思维特征、社会化特征出发,选择、供应适合于不同年龄阶段少年儿童阅读需要的读物并指导他们如何阅读的一种阅读方法与策略。一切从儿童出发,一切从实际出发,这是分级阅读的出发点与归宿点。分级阅读是真正以儿童为中心的“儿童本位”的阅读行为。

    病句类型:语序不当、搭配不当、成分残缺或赘余、结构混乱;表意不明、不合逻辑。

    三、用“出生”来指某年某月某日,也属于不规范。“出生”包含了出生地与出生日等要素,若要指具体的生日就只能写明是“出生日”。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因身在最高层” ——

    就事论事谈防治高考舞弊,充其量只能算是治标,而且难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看到,在疯狂高考舞弊现象的背后,必然存在一个疯狂的社会生态。比如在松原,混乱的领域肯定不只是高考;相反,连国家三令五申严格监督的高考尚且混乱如此,足见整个社会生态的混乱之甚。权力摆平、金钱至上、拳头暴力、责任失伦、法律失尊,凡此种种在高考舞弊案中表现出来的乱象,一定同时广泛存在于整个社会生态之中。

    “最后,在课堂教学中,由于女生语言表达能力好,被提问的机会多。能否多设计一些体现动手能力、运动能力的教学活动,发展男孩子的优势,弥补其劣势。”卢校长说,对于男生,应结合他们的思维特征,增加实践活动,培养、发展其逻辑思维和动手能力。采取相应的措施因“性”施教,有望大大改善现在男生的教育状况。

    改革创新要有宽松的环境,特别是舆论界要支持创新,支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要用挑剔的眼光看待创新,怀疑创新。例如,这次北大招生改革,39所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本来是一种改革创新的尝试,但是媒体炒作得很厉害,而且据说八成人不赞成,这种宣传势头似乎是想把这次改革的尝试扼杀在摇篮里,这种舆论环境很不利于改革创新。我想起鲁迅在80多年以前,192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的一次讲演,题目叫做“未有天下之前”。 他在演讲中说:“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他又说:“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譬如想有乔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就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花木非有土不可。”他还批评一些“恶意的批评”,说:“恶意的批评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那当然是十分快意的事,然而遭殃的是嫩苗——平常的苗和天才的苗。”当时,鲁迅在北师大附中讲演的那一年,钱学森正在该校读书。当时的校长是我国现代教育的创始人林砺儒。钱学森正是在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中产生出来的。我们的中小学不可能使每个学生都成为天才,但要使天才有生长的土壤。因此,我希望我们大家都来做泥土,培养出美丽的鲜花和参天大树。

    高考中冒名顶替的案例,之前也听过不少,但没有一起有如此“神奇”:公安局政委的女儿冒名顶替上了大学,被顶替者5年之后才偶然知晓真相,而这还只是一系列麻烦的开始。不知道因高考被冒名顶替、身份证信息被盗用,罗彩霞今后还会遇到哪些麻烦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迄今为止,罗彩霞以姓名权、受教育权被侵害为由,起诉王佳俊、王峥嵘等人,法院却以管辖权等问题为由不予立案。

    41.声声慢(寻寻觅觅) 李清照

    第二,语用教学的核心是语用体验,语用体验是语文教学的本体。

    广东版不会减少其作品

  

    其实早在今年初,一些语文教研圈内人已在内部杂志上发文,呼吁改革上海的中学语文教学,改变“重文学、轻语言”现象,增加应用文的教学内容——因为“应用文才是学生今后在工作和生活中用得最多的”。

    作为语文教师,如果我们把课都教成了技术课、套路课,把孩子都教的言不由衷,文理不通以致厌恶语文痛恨语文,岂不是我们语文教育和语文教育者的悲哀,不能不说有我们教师的责任,固然,应试教育的紧箍咒仍念的我们痛苦不堪,来自社会、学校、家长、学生方方面面的期望和压力,使我们不得不关注升学率,关注分数。体制的弊端作为一般教师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学校和领导对我们的命令我们也无法违抗,实行教育改革的确举步唯艰。但不等于我们就只能安于现状,无奈接受命运之手的安排,在“少、慢、差、费”中坐以待毙,满足于完成备课、教课、辅导学生这个任务,让学生在无趣无味枯燥难挨的语文课上倍受煎熬,固化他们的思维,扼杀他们的灵气,泯灭他们的个性,以至于没有思想,缺乏灵活,无有创造。我们一定要想想我们的责任,我们要得不是坐等,不是抱怨,不是观望,不是在耗干我们生命的同时也消耗学生年轻的生命,必须思考在忙忙碌碌中究竟我们最该干点什么,什么才是主要的。

    王纬虹表示,我市从今年秋季开始进入新课改,它本身就是促进文理兼容的,可能会缓和文理分科现象,但是要从根本上得到改观,还是只有改变高考模式。

    没有距离感让考生放松

    你刚才说这是一个释放出什么样的信号,可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学校往外释放信号说,我不考语文,表现了一种什么样的价值取向,还是说社会的价值取向反映在学校里面?

   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

    可惜的是现在应试教育愈演愈烈,那样的学生今天几乎就看不到了。我常常想,我们的教育不只是为了学生的今天,更是为了学生的明天。谁如果不懂得这一点,他可能很难承担起教师的任务。

    钟南山提出,要提高教师待遇,必须在增加教育投入上下大功夫,哪怕其他的工作慢一点,也要优先发展教育、卫生等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共事业。中国社科院9月刚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显示,中国公共教育投入仅占GDP的2.4%,低于印度的2.7%,相当于美国的一半。无论与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教育投入都处于较低水平。对此,钟南山感慨,“这几年,在教育的硬件投入上有了很大提高,还急需在软件上提高投入,特别是教师的收入待遇和对教师进行培训、培养方面。”

  近日,北京市2010年高考改革新方案公布,一时引起媒体热议。此方案中较吸引眼球的,有“高中综合素质评价将计入考生电子档案,在统招录取、自主招生中作为高校录取的重要依据”一条。乍一看,此举措颇有突破性,但仔细一想,却感觉不是这么简单。

    以淘汰制作为主要方式层层筛选出“高分精英”,这是我国义务教育的主导理念。康健前段时间刚去了趟英国,参观他们的学校,发现英国的学生只上半天课,于是很纳闷地问校长,校长回答:“只要学完了规定课程,其余时间完全让学生自主支配,没必要知道他们都干嘛去了。”两种教育理念出现了巨大差异,到底哪种才能培养出真正的精英?

    钱:我来这之前,看到一个报道消息把我吓了一大跳,说某个地方通过一个法规,规定今后语文老师上课“满堂灌”的,一堂课讲到底的,学生没有发言的,就要处罚,就是触犯法规。我觉得这些行政人员不知怎么搞的,动不动就搞法规,这样下去,评价体系肯定会出大问题的。

    春燕,夏莲,秋枫,冬雪,四季年复一年地交替,反复,可是时间却像绵绵的流水,昼夜不停地向前。在人们眼中,今天的日子万分短暂,而明天似乎极其漫长。于是,便在无限的等待中,耗尽了生命,并被它无情地窃走了青春。哪怕以最后一滴后悔的泪水也无法挽回。时间真的一去不复返吗?捧起一泓凉水,无论怎样变化方位,水总会点点滴滴地从指缝间淌去。我恍然大悟:也许我们确实控制不了时间,但我们可以将指缝尽量缩小,让时间在我们的手中多停留一会儿。对时间的吝啬,就是对生命的热爱。

    “大学生就业”--全国普通高校2009届毕业生高达611万人,他们面临着金融危机冲击下严峻的就业形势。在全社会的努力下,截至7月1日,高校毕业生就业率达到68%,同比基本持平。但同时也存在“被就业”的现象,教育部因此发文强调:对毕业生就业率作假实行一票否决制。

    5月27日,北京,人民日报社采编楼办公室。梁衡亲切地把我们请进门让座,一个副部级的新闻官,一个享誉文坛的散文家,随和而坦诚地与我们开始了关于“红色经典”的对话。

    徐莉:课业负担重是课程生态整体恶劣的外显,课程标准和诸多教学目标过多、过繁造成的高负荷才是症结。整体考量课程设置并作出调整,对写字教育以及各学科教育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当然,学校和教师对语文学科的学科性质、教学组织基本模式的学习也是必须的,写字教育是语文教学的题中之义,有了这样的理解,自然就增强了行动的内在驱动力。

    马朝宏:既然教学具有“技术”和“艺术”的双重属性,您能详细说说两者之间的关系吗?

    “可乐男孩”薛枭:长大再谈“素质”,晚了。

    启示之三: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情感,但不是镜中月、水中花、空中楼阁,而必须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才有实际意义。否则,脱离实际,只知提一些大而无当的要求,使得爱国成为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事情,与不着边际地空喊口号一样无益。爱国主义宣传和教育不能是政治说教和空谈,而应当结合具体可感的事情予以实施。我们应当教育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爱国应当从大处着眼,从小事做起,从身边事做起。试想,在国外留学、旅游时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代表的是国家形象,从而约束自己的行为,不随地吐痰、不大声喧哗的人,他可能做出什么有辱国格的事吗?相反,平时“一屋不扫”,力所能及、甚至是举手之劳能利人利群而不为,这样的人,生死关头可能突然提升境界,勇敢保卫国家利益吗?要知道,爱国情结、爱国思想、爱国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正是通过那些日常的点滴小事,在细微小节中逐步培养起来的,潜移默化,以至于根深蒂固,内化、升华为人的一种品质和精神。

    文学奖“以欧洲为中心”

    在社会关系的问题上,我们有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惨痛记忆;在与自然关系的问题上,我们有过阻碍可持续发展的沉痛教训;在精神世界里,我们面对着前所未见的压力、困惑和挑战。季先生观古察今,能在这样的高度阐述和谐的核心理念,实为民族之幸事。

Copyright ? 2009 绍兴稽东镇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