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阿西莫夫短文两篇教案

2019年04月25日 12:48

    窦桂梅:“优雅”不是你长得天生丽质,形体好。而是你不断修炼出来的面对学生时的微笑,时常为孩子竖起的大拇指,并能够低下身子、弯下腰还一个鞠躬礼…… 

    本报特约评论员姜泓冰

    让人充满自信的教育,一定是以人为本的教育。什么叫以人为本的教育?就是承认人性本位,而不是官本位,承认人是终极目的,而不是任何的工具。而且承认造物主造人,本不属于任何人的私产,每个人生来,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生命,每个生命都是独特的,不能够轻易与另一个独特的生命作出比较。比较有数学天赋的人,就不能够与音乐天才的人比音乐能力,同样,有音乐天赋的人,也不能够与有数学天赋的人比数学能力…..每个人都有自己比较擅长,比较独特的一面。教育,就是要替这些一个个独特的孩子找到他们的独特之处,发现他们各自的天赋与潜能,然后帮助他们去发挥出来、挖掘出来,让这个生命得到属于他自己的完美绽放,这个时候,他就是充满自信的。这种自信,不是与他人比较出来的,而是与自己的昨天比较出来的。他们取得的成功,无疑是让他们充满自信的力量来源与主要依据。但是,他们的成功却不是把他人比较下去的结果,而是他们的天赋与特长,在社会中获得了应有的价值,帮助他人获得了幸福,提供了服务或者产品,让人感觉到了这种天赋与特长所带来的美好生活。所以,在这种自信中,没有人是失败的,也没有人是自卑的,因为,每个人都找到了自信的力量,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价值,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无法取代他人的存在价值,同样,他人也不能够取代自己的存在价值。在这里没有人会说:“死了张屠夫,便吃混毛猪?”更不会说:“死了谁地球都照转”,因为张屠夫不仅是职业屠夫,而且首先是一个人,不能够用职业来衡量他整个人的价值,张屠夫死了,当然不一定要吃混毛猪,但是我们经常去买肉的那个屠夫已经不是原来的屠夫了。无论死了谁地球当然照转,因为地球转与不转本来与人类的存在没有关系,地球40多亿年,人类历史却不到百万年,但是,生活中某个人离开人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同事,他所有的身边的人的感觉就不同了,无论死了谁,都在真实地改变着这个世界,至少是在改变着世界的某一范围。认识到每个人的生命的唯一性,是我们充满自信地生存立足于本的最基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这种负面影响在短期内或许看不出来,但随着带着“原罪”考入大学的考生们离开校门,走进社会,在日益放大当初屡试不爽的“潜规则”过程中,整个社会将不得不为之付出更大的代价,为当初高考加分作假的恶果埋单。(闫涛 作者系渤海大学教授)

    (1) 第一条绳索是“功利主义驱动”

    不少高校在简章报考条件部分提出“在刊物上发表文章或论文”,这一规定主要是面向文科生的招收。武汉大学要求学生高中阶段独自或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省级及以上刊物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或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论文,或在出版社正式出版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出版物。山东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提出,招收在省级及以上公开发行的相关刊物上发表作品、论文的文科学生。而获得全国性作文比赛省级一等奖及以上奖励的考生可以报考南京大学。

    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往年获得高校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多能享受该校在考生所在省份录取线降分录取的优惠政策。但在北大、清华自主招生简章中,录取线被替换成了“模拟投档线”。

    帖子引发的讨论还在继续,许多评论张小林已无暇顾及,除了删去一些理解特别偏颇的评论,唯一一个留在她心里的评论是:“社会的未来是你们的,但我们也会努力的。”

    高三前把学业水平考试的各个科目考完,高三一整年是不是就可以集中精力只学语数外?申继亮介绍说,计入高校招生录取总成绩的三个科目,必修和选修学完参加考试,其他科目学完必修即可考试。根据国家课程方案要求,体育、综合实践活动课等在高三仍需继续学习,才能完成规定学分。

    虽然只是选择二字,相比过去非常统一的高考招生制度来说,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么,衡量农村教师待遇合理与否的标准是什么?“最简单的标准是看教师的选择意向,如果教师愿意到农村学校任教,就说明达到标准了。”袁桂林认为:“现在农业政策的评定标准是看农民有无种粮的积极性。如果农民不愿意种粮了,就说明农业政策有了问题,农村教师队伍建设也是同样的道理。”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和有趣的人聊天,不但大人这么想,其实孩子也一样。

    7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向媒体、考生、家长以及社会监督员打开招生录取现场的大门,并详细介绍了招生录取的全过程。

    此次高考改革之所以选择沪、浙两地做试点,应当是最高决策层深思熟虑的结果。任何改革都需要一定的基础和条件,高考改革同样如此。沪、浙两地经济社会发展整体处于全国前列,在教育改革诸方面较为领先,积累了丰富经验。比较而言,高等教育资源配置的均衡性、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均等性、高等教育体系的多样性、高等教育评价的多元性程度都较高,教育改革的社会耐受力都较强。因而,在两地推进高考改革,阻力和风险相对会较小。

    戴家干:现在我国的高考实行一年一考,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为防止偶发情况影响考生发挥,降低高考风险,缓解考生和家长的心理压力,可以积极创造条件实行一年多考。当然,这在技术上可能会碰到一些困难,所以需要先试点,待试点成功后再逐步推广。

    当然,在考试大国里,无论家长还是老师,都会通过技术手段把这些年的时事热点精选起来,交给考生去加强记忆。如此便又可能引发另些弊端——光对时事囫囵吞枣,又怎么能洞察时事局势?借助人云亦云的理论去套时事热点,会否口不对心?对于大胆尖锐的见解,老师宽容的尺度如何?考生为了政治正确,会不会表现得像求职者面试般老成?

    在曹勇军看来,这并不能怪学生,更荒谬的现状是,“不少老师自己都不读书”。他曾问一些年轻教师是否读过某些书,那些80后老师表情尴尬,只能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一、使孩子主动做功课

    尽管如此,但多年以来,随着电子书的发展,纸质书出版、阅读率一直是各界颇为担忧的问题,甚至曾有人表示“纸质书必死”。魏玉山认为,纸质书永远不会消亡,“电子书与纸质书各有优势。根据我们的调查,电子书阅读器阅读情况增长出现在2011年与2012年,之后也在下降”。

    在本地域内任教是农村教师首要的职业选择。真正能到农村学校任教并能长期坚守在农村的教师都是当地人,我们建议在制定面向农村的高等师范院校招生政策时,应考虑“定向培养”的作用。

    目前中国的高等教育,沿袭的正是“举国办奥运”的思路。换句话说,既然暂时没办法让全民都热爱体育且身体康健,那就先把一小部分人集中起来加强训练,目标是奥运会金牌。但不能忽视的是,就像中国足球一样,底层的水平上不来,顶端肯定也会出问题。如果没有很好的教育规划,单靠几所名牌大学,内地的高等教育恐怕是无力承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的。

    笔者认为,导致高考大移民的背后推手是由招生学校、招生代理人和招生办组成的黑色利益链。在他们中间,既有分工,也有合作,招生学校负责办理户籍、学籍手续和打通关节,招生代理人负责招生宣传和移民招生,招生办负责审查通过,然后按照事先达成的比例进行利益分成。虽然说在高考大移民中,招生学校、招生代理人“功不可没”,但如果没有招生办的虚假审查、一律放行,是绝对过不了关的。由此,高考大移民暴露了招生办的腐败问题。报名资格审查是参加高考的必要前提,是高考移民的最后关口。只有堵住高考报名审查关,严格审查,并建立审查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才能有效防止有人利用补报名做手脚,为考生移民大开方便之门。为了防止出现高考大移民,凡是审查通过的所有考生信息,特别是补报名的考生信息,必须一律上网公示,阳光透明,接受考生、家长和社会的监督,切实防止少数考生弄虚作假,破坏招生报名工作。即使外迁子女参加异地高考报名,也必须依法依规严格审查,防止有人钻异地高考政策的空子。

    第二招,让孩子做一些容易做的事情。

    至于老师认为的“挫折教育”,一者很难相信其效果如何,是真正帮助了孩子的奋起呢,还是彻底伤害了孩子们的自尊心,但我想,就算从此起,孩子开始改变了,但我相信他永远不该原谅这样的老师,因为从践踏的尊严恐怕永远也难以扶起来;二者,那就是挫折教育恐怕更多的是满足一些内心畸形老师的私欲罢了,对于个别老师来说,践踏学生的尊严,带给他的更多的是心里的快感,而所谓的挫折教育不过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而已。

    其实,遏制高考移民和推进异地高考,是可以并行不悖的,而其办法就是深入推进高考制度改革,打破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如果全国所有考生可在任何地方报名高考,以高考成绩去申请大学,高考不再跟属地捆绑,也就不存在异地高考一说。

    经教育部备案同意,3月3日,广东省政府颁发《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广东高考将统一实行“3+3”的考试模式,英语科、学业水平考试“一年两考”。按照计划,广东省2018年出台高考综合改革方案,并从2018年秋季入学的高一年级开始实施新的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方案,2021年开始实行新高考方案。

    教育是今天的事业,明天的希望。与其说是教育问题,不如说是民生期盼。从农村学生上重点大学人数2014年较上年增加11.4%,到印发特殊教育提升计划,再到国家助学贷款标准提高,改革故事一直在书写。和往年相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促进教育公平发展”置于更加突出位置。当改革的春风拂过大地时,听到的是新开篇婆娑过时光的声音。

    二是高考加分反而强化了应试教育——当培养学生的特长和兴趣只是为了获得高考加分,它就会异化为更加疯狂的应试教育,增加了学生和学校的负担。比如奥赛,本应是少数学生的兴趣和特长,当它与高考加分相挂钩,就变成了难学的功课,比应试教育还应试教育。

    兰亭行

    刘海峰教授指出,随着异地高考政策的推进,高考移民问题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挑战,但并不能因此坚持地方自主命题以打击高考移民,而是应该通过其他制度的完善来解决问题。

    胡方:澳大利亚本地学生在申请本科的时候,通常情况下不需要写自荐信,澳大利亚的本科录取是通过最终的高考(课程)成绩还要再加上平时的分数来决定是否能够被大学录取。如果学生在大学里某一个专业读得并不是很顺利,想要换专业,甚至是重新申请另外一个大学的本科,跨专业或者是跨学校申请本科的时候,一份自荐书还是很有必要的。需要写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要更换专业,以及对新的专业有什么样的了解。

    “在基础教育阶段,语文分值增加的越高,语文教学的任务越重,语文教师肩头的担子也越重。”北京教育学院宣武分院袁志勇老师说出了很多中小学教师的心声。

    叶先生的回答,让我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上帝说:‘如果你内心的光明熄灭了,那黑暗多么可怕。’”是的,一个“内心的光明熄灭了”的教师站在讲台上,用什么去点燃孩子们的心灵呢?又如何实现自己在专业上的“更上一层楼”呢?

  他们需要象征考无不胜的神,于是这个世界有了“考神”。

    自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 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后,各地先后出台本地区改革实施方案。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天津、北京、青海、上海、江苏、浙江、海南、西藏、宁夏、广 西、广东、甘肃、黑龙江、辽宁、贵州、河北、山东、湖南、贵州、江西、吉林、山西、重庆等23个省份的高考改革方案出炉。

    据统计,1999年后,黄冈中学再未出现过省状元,2007年后,也再未在国际奥赛上拿过奖。

    取消百分制是必然选择

    10管办评分离改革试点

    “要实施走班制,不能单纯地根据学生的选择就组班。”刘晓昶说,学校要重新调度教师资源,保证学生的选择性,在班级形式上,实行选课走班。当然学校必须提前摸底调查,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刘晓昶初步估算一下,为了满足学生的需求,学校大概有20多种组合的走班。“这对学校的师资配备是个挑战。对人员的编制、聘任,教师的培养、培训都和过去有所不同。”面临改革,57中借鉴上海的经验,“理科院校95%到98%的专业需要考物理,那么按照这个趋势,物理教师的人才储备就要提前有预案。”同时刘晓昶也表达了她的希望,行政部分的人事改革政策要跟上,灵活应用相关政策。因为中高考改革的背后涉及到相应的人事调整,否则会阻碍改革方案的顺利实施。

    解析:高考加分政策全面收紧

  上午,北京市教委正式发布高考改革方案:科目调整为“3+3”模式,即3门必考科目(语数外)+3门自选科目。从2020年起,文理不分科,考生可从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思想品德6科中任选3科。自选科目不用参加高考统考,采取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方式,计算高考成绩。新高考方案2020年实施。

    高考励志标语日趋疯狂,固然反映了平民子弟渴望冲破重重藩篱出人头地时,唯有高考华山一条道的严峻现实,也折射出某些地方学校教育越来越背离育人主旨,教育价值观越来越趋于偏执甚至走进死胡同的现状。上述励志标语所要“励”的,不是符合理性、合乎教育本质的“志”,而是一种畸形的“志”。

    对于教材的更改,比如周杰伦的歌词写进课文,有没有引起内部的争议呢?

    我有位同学,有了孩子后就在家做全职主妇,每天最主要的功课,就是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陪着孩子做作业。孩子就是她的全部,所以她对孩子管教得格外严,一次考试不理想,对她来说都是天大的事。奇怪的是,她这么费心费力,孩子反而特别不喜欢她,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吼她。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每个孩子在童年时代,经常被问及未来志向。孩子们的回答可能五花八门,老师、医生、科学家……不过,长大后真正面对专业与职业时,却不知如何抉择。

    记者梳理各高校简章发现,取消学校推荐、实行学生个人自荐申请成为今年各高校农村学子专项招生计划的最大亮点。

    但也有省市依然保留此类加分项目。以上海为例,省(市)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团干部、优秀团员可加20分,区县级可加10分;获省(市)劳动模范、先进生产(工作)者、青年五四奖章、三八红旗手的考生,也可加20分,地市级则加10分。

    下面我简单谈谈近十余年里我作的一些改良。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强调,自主招生考核由试点高校单独组织,不得采用联考方式,不组织专门培训。往年部分高校组成的北约、华约、卓越等笔试联盟将全部取消。

    语文最终要让学生能自主学习

Copyright ? 2009 绍兴稽东镇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