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一串鞭炮简笔画

2019年05月08日 14:34

    开设“专班”冲“北清”

    大学是不管道德的,“大学应该只提供正确地辨别价值的能力,并且相信苏格拉底的名言:关于善的知识将引人向善。”大学保证提供的知识是善的就可以了。

    一些县财政投入困难还造成很多小学不能按国家要求在三年级开电脑课和英语课,直至小学毕业一些学生还没接触过外语和电脑。有的学校没有音乐、美术教师,此类课程也不能开课,导致一些地区的孩子在起跑线上就同发达地区和城市孩子拉开了差距。

     家校合作共育家庭在学校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们在座的校长们、老师们,真的要放下身段来好好地向家庭靠拢,要好好地把父母作为我们教育的同行者,共同帮助父母成长。

    四 台湾《联合报》记者提问总理有关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问题:您两会之前和网民交流的时候提到说在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时候,考虑到两岸经济规模的差异,还有台湾中小企业以及农民的利益,大陆这边可以让利,那能不能请您向我们透露一下大陆让利的实质内涵是什么?您认为今年6月两岸可以签署ECFA吗?去年您在这里有一段温馨的谈话,您说想到台湾去看一看,如果两岸签了ECFA后对您到台湾走走看看会不会创造更好的条件?

    几乎每个学生都听他们的老师或家长说过类似“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准没错”、“只要你乖乖照我的话作,就一定××××××”的话。“听话”似乎成了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学生的行为准则。我想,如果学生们真的这样去做,那么这一代将是最没有主见、最没有分析能力、最没有探索精神、最没有出息、最没有尊严、最没有骨气的一代。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美国时间9月8日,这个国家大多数中小学生重返校园的日子,总统奥巴马巡回到一些中小学发表开学演讲。按说民众会对总统关心祖国花朵的行动应该感恩戴德,但许多美国人却并不买账。当奥巴马的车队抵达阿灵顿县的韦克菲尔德高中时,迎接他的可不是列队高唱“连爷爷,您回来了”的红领巾,而是一群抗议者,其中一人手举条幅,上面写着:“奥巴马,离开我们的孩子。” 一些家长干脆把孩子领回了家,以免受其“毒害”,因为他们觉得奥巴马有利用演讲向孩子们灌输自己的政治理念之嫌。

    还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情感,时常在周济的心中涌动。当他在地震灾区,看到英雄教师拼命护住学生的姿势,他流泪了;当他在奥运赛场,看到大学生志愿者全心投入的热情,他感动了……

    其实,很多网瘾少年正是。因为得不到有效引导,才会成瘾。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引导,而不在于“隔离”。对于将网络游戏引入小学教材,我们要肯定其属于正面引导,而不是纵容,当然在做法上,还有许多须思考的问题,比如,所选网络游戏,是否健康,积极向上,是否体现了团队互助协作的精神?在引导孩子认识这个网络游戏的同时,是否还须强调培养孩子的自制力?这些,才是更值得我们思考的建设性问题。

    在云南师范大学校园里,今年刚刚就读教育科学与管理学院研究生的吴丹看上去很普通,但成绩优异的她不仅发展全面,而且有着一个师范生“最正常”又“最执着”的理想: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师。

    汉字就像先民播下的一颗希望的种子,在中原文化肥沃的土壤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最终成为一棵参天的大树,枝繁叶茂,风华独绝。在世界文字之林,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还要弄清一个基本概念,去掉大学校长的行政级别属不属于教育改革?这样做的结果能不能影响到大学培养人才的质量?笔者以为,如果站在中纪委的角度看或许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如果站在教书育人的角度看恐怕会收效甚微。大学校长如何换,培养人才的标准都没有变,教育机制会按惯性有序运行,所以,搜刮家长最后一分钱的教育产业化不会变;不许普世价值进课堂的政治思想灌输不会变;人为划分尊卑阶级的教育不公平不会变;学术造假现象不会变;买卖学位现象不会变……归根结底,这和教育改革没一毛钱关系。中西的不同之处在于,西方大学是自筹经费的私立学校,而中国的大学是听党指挥拿官饷的御用机构。按“吃人家嘴短”的原则,因为西方大学经费来自民间,所以他们要为每一个进入该校的学生负责,这就是以为人本。而中国大学的经费来自政府拨款,所以大学的办学得为党组织负责,这就是以党为本。更重要的是,美国大学是不按执政党教育方针施教的,所以可以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而中国所有学校都必须按党的教育方针办学,第一要务是必对学生统一思想,把孩子们的质疑精神、思辨能力、求知欲望、创新意识消灭在萌芽状态,否则教师们就会被下课,被断炊。

    孟子曰:“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这句话讲的是历史文化的榜样教育。

    好老师应当是什么样?不同年段的学生有不同的认识,社会各界人士也会依据自身学养或利益作出不同的解释。社会如何评价,也许不足论,教师自身对职业责任和职业精神有什么样的认识,最为重要。 几年前,高考结束后,访问一所中学,校长遗憾地对我说,虽然学校升学率居本市前列,但从没有学生考上北大、清华。“群众希望有,政府要求有”,政府悬赏额度很高,可连续多年没法“破天荒”。每年高考分数公布,校内外一片叹息,领导和学生家长都失望,认为“归根到底是没有好老师”。校长心里失落,认为“没有好老师就没法办学”。他这样说,我不太明白,怎么能只用考试成绩评价教师呢?一定教出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才算“好老师”? 每年高考结束,一些学校对“好老师”的重奖和商界的重赏,令人咋舌,经过媒体炒作,也错误引导了社会评价。常听闻一些学校评价教师的举措,如本科升学率达到多少,奖励额度提高多少;考取清华、北大一名,奖励若干万元;学生学科竞赛获全国一等奖,指导教师可享受出国旅游一次……这些,都成为权衡“好老师”的标准。有了利诱,矛盾也就出现:起始年级分班,教师争先恐后,要带“实验班”“快班”“竞赛班”。因为学生基础好,容易出成绩,评上先进,也容易获得各种称号。 在各地,不难看到个别特级教师热衷于有偿家教,利用媒体吹嘘如何指导学生考北大、清华……所谓的“好老师”往往只是“应试积极分子”。如果评价教师不看师德和职业态度,只盯在升学率和竞赛成绩上,教师便不成其为教师,教育就有可能成为“反教育”。老师如果仅以此类事为乐,其职业境界可能有限。教育着眼于人的未来,教师的工作是为未来社会培育合格的公民,仅仅以考试成绩评价教师,会误导教师的职业追求。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那些长期在讲台默